saol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心肝儿中秋快乐!!!我们杀破狼真的是甜甜亲儿子吧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中秋节快乐~

我昏迷了

迪泽:

犬系和猫系的转变  ps.胖爷是一如既往的暖心熊系

最开心的是蔚衣太太最后还是把《至今》写完了,我平时看同人也没有很挑,遇到江澄就不行,总是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就要吐槽一下澄澄不会这么做的。但是就算写得再好看也要拒绝be,我见不得他受苦,希望他在每一个故事里都能圆满

我想了想各种江澄相关同人里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阿凌对他动手,今天看了篇真的很不舒服😔
阿凌其实很明白他舅舅的好,我自己是笃定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对阿澄动手的,更何况阿澄也不是很不讲理的人,从他对姐夫的态度转变就能看出来啊,只要是阿凌非常喜欢的人他一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人抽个半死,会尝试着去接受
原文中他们舅甥二人的互动特别有意思,同人里却很少能写出感觉,要么是太温情要么是太冷漠,总是不对。我还特别爱阿凌身上那股外人越是低看我我就越是要憋着一口气证明自己的劲儿,跟他舅舅如出一辙,果然外甥像舅2333
看到有姑娘说澄澄就是操心的命,仔细想想也挺对的,以前操心魏婴给他收拾烂摊子,现在有了阿凌更是操心这操心那,所幸阿凌一直在成长,马上就能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
我真的觉得澄澄把阿凌教的很好很好了

又想说如果能做阿凌的妹妹一定很幸福

前几天跟魏粉撕逼,可能是这一年来基本上没再跟人说过江澄,吵完架心情很好。其实我早就懒得再车轱辘魏婴是否对不起江澄这个话题,但是每次看到魏粉趾高气扬觉得江澄做得哪哪不好如果江澄别那么刻薄云梦双杰还有挽回的机会balabala的样子就还是生气,宇宙无敌生气,忍不住下场甩原著剧情撕了起来。反正撕完很爽。
这几天走在路上都在想江澄,想给他写点什么

为两位老师打call!

和气生财:

是时候拿出我祖传的手灯为老师打Call了!(
在写到这一段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确实就是沐雨橙风长发在水中漂浮的画面,没想到被老师具现化了!T T

杂:

依然是 @和气生财 老师的《如果》,被老师新章结尾的大招炸到,怎么那么可爱,可爱到词穷,只好哭着给老师画图T T


❈原文地址:修伞 / 如果 12


枪炮师在湖中缓缓坠落,身影被一片璀璨的白光所吞噬,只剩下频道上遗留着来自操作者最后的消息。

沐雨橙风:这次保护好你了。


用我苍白的言语再给老师比一个心❤

💗

师绘:

【全职圣诞贺图】第二弹

【喻黄圣诞贺图】第一弹请戳→

【蓝雨圣诞贺图】第三弹请戳→

1P伞修橙的美好时光 

2P站在两人高的圣诞树下却很寂寞的叶秋 

 圣诞贺图第三弹敬请期待,总之圣诞快乐(づ ̄ 3 ̄)づ~

天呐两位老师都超级棒!!

杂:

看了 @和气生财 老师的《如果》,非常可爱的一篇原作向修伞><,征得老师同意画了一下我个人觉得非常浪漫的两个场景:


p1  →  ❈原文地址:修伞 / 如果 03


逆着日光,战斗法师在扬沙中对着枪炮师弹出了一个文字泡。


“可算找到你了。”


p2  →  ❈原文地址:修伞 / 如果 04


顿了顿苏沐秋问:“你觉得散人有趣吗?”

叶修没有回答,而是操纵着君莫笑站了起来。散人面对着神枪手抖开了千机伞,伞面飞展,伞骨抽折,矛、枪、太刀、镰、法杖……千机伞所拥有的九种形态像变魔术般在他手上走了一圈,最终再次回归了伞形态。

无论是超越职介的打法,还是超越职介的武器,这个人将一种浪漫的想法从想象世界中剥离了出来,让幻想照进了现实。打破职业限制的散人和他的武器,简直像是一种正面挑战游戏设置的Bug般的存在。

君莫笑手腕一转,将千机伞撑在了秋木苏的头顶上。

“特别特别有趣,我确定。”


画的不及原文万分之一可爱,聊表一下小读者的心意【给老师比心❤


谁动了我的账号卡

爱我滴叶宝苏宝😘

和气生财:


又名《豪门背后的故事:那一夜发生在五个男人身上的秘密》
嘉世中心含修伞,依然是假如苏沐秋在嘉世的设定。
恶搞,很多私设,很OOC,放飞自我!



00 / 事件的开始

叶修的账号卡不见了。

事情发生得很蹊跷。
昨夜是嘉世首冠的庆功宴,一群小年轻在陶轩的带领下喝到了半夜。这还不算尽兴,收摊出来以后脚步一歪,回到嘉世网吧又支了一桌,抬了好几箱啤酒堆在门口,大有战到天明不醉不归的意思。
叶修早在第一轮就倒下了,还是被苏沐秋架着从酒店出来的。回到嘉世网吧以后,苏沐秋把他丢到楼上的休息间里,捋着袖子就杀进续摊的战场中去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叶修醒来以后,一摸口袋,发现他的账号卡不见了。



01 / 叶修的场合

换言之,嘉世的顶梁柱一叶之秋不见了。
全嘉世上上下下,无论是清醒的还是不清醒的,个个神情都十分严肃,带着一身没散尽的酒气围在了一起。
“这个事情很严重!”
陶轩坐在众人中间,审视的目光环顾了一圈:“账号卡带在身上,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了?”
回应他的是一张张宿醉未消的麻木面孔。
吴雪峰酒量好,酒桌上太极拳也打得好,此时几乎是场上最清醒的人,他捏着眉心对叶修说:“先回忆一下昨天晚上都干了什么?应该不会掉到外面了吧?”
叶修宣布完这个爆炸性消息以后就一直坐在角落里发呆,这会儿被吴雪峰点到名字了,才回过神来。
“不会,我昨晚中间还起来上了一下游戏,那个时候账号卡还在。”
“你昨晚上不是一觉睡到天明?”众人大惊。
“好像中间起夜……”
叶修好像终于清醒了一点,扶着额头说:“对,想起来了。中间起夜路过二楼的包厢那边,发现里头有亮光。结果进去一看电脑开着没人,屏幕上挂着荣耀的登陆界面,我就顺手插了个账号卡上线看了一下。”

众人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觉得真是诡异之至,大半夜无人的电脑开着游戏界面,这个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顺手上个线。
“你上线干什么?”
“忘了,那会儿不大清醒。”叶修思索了一下,“可能是想看看有没有野图boss刷新吧。”
“……”
可以说是荣耀圈的道德模范先锋了。
“是不是你下线以后忘了拔卡,把账号卡忘在读卡器里了?”吴雪峰说。
叶修摇了摇头:“我早上去看过了,包厢的读卡器里面是有一张账号卡。”
嘉世战队的众队员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这事还远远没完。
“但是账号卡不是我的。”叶修表情十分沉重,“我登录了一下,是第三区的一个战斗法师……”
“霸气雄图的。”
这句话简直犹如在场上投下了一枚惊雷!立刻就有乱七八糟的脏话飙了出来,网吧内的空气完全变了,甚至有人伸手摸向了地上咕噜噜乱滚的空酒瓶。
“妈的我们中间居然有霸图的叛徒!”
“是谁?!现在立马老实站出来,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们留你一口气!”
“翻了天了!霸图的人手都伸到我们嘉世了!”

在一片骂声当中,那张无人认领的三区账号卡被放在了桌面上。
就因为这一张小小的卡片,网游里一路打出来的兄弟情谊变得摇摇欲坠,在座的人互相打量着彼此,试图在对方的脸上看见“奸细”两个字。
“啊!”
突然有人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蹦了起来,所有人的心跳都跟着晃了一下。
“我……”
那人犹豫着踌躇着,目光游移到了在座的一个男人的身上。大家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都惊呆了。
“不可能,开什么玩笑?!”
“你是不是故意扰乱视线,其实你才是那个叛徒吧!”
举报人一脸痛苦:“我也不敢相信,也许是误会吧?”
“但是!”他话头一转,大义凛然地看向了半天没说话的陶轩,“昨天晚上陶哥喝到一半说去厕所,我跟在他后面到门口拿酒,结果却看到陶哥上二楼去了。”
“当时没多想,现在一提想起来了。所以陶哥,你上个厕所为什么要到二楼去?”
陶轩铁青着脸坐在人群当中,目光死死地盯着桌上的账号卡,半晌没有说话。

“话说,我今天上线的时候,好友列表里还有人跟号主打招呼,说他要的橙装爆出来了。”叶修突然开口。
他边说边摸了根烟点上:“也不知道号主一直拿不回账号卡的话,对面的橙装会不会卖给别人?”
陶轩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十分精彩十分难以形容。
在众人的一片沉默中,他深吸一口气,缓缓伸手碰向了那张账号卡。
“是我的。”陶轩咬着牙说。


02 / 陶轩的场合

“我在霸气雄图……开了个小号。”陶轩说。
“陶哥你堂堂嘉世战队老板,去霸气雄图开小号是什么诉求?”
嘉世战队的队员们实在是莫名其妙。他们自然不会怀疑陶轩是所谓的“叛徒”,如果他是叛徒,那现在嘉王朝公会早没了。
“这真的是说来话长……”
陶轩向叶修要了一根烟,带着仿佛被公开处刑一样的表情,在烟雾缭绕下自白着。


一开始陶轩只是在第三区开放的时候,随便拿了张账号卡去新区玩了玩而已。
他没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也没加入嘉王朝的公会,只是没事上去混混野队打打本什么的。
结果野队混着混着,居然混出了固定队。陶轩的固定队队友都是刚开始玩荣耀的新人,日常刷本十分依赖他,跟在他屁股后面管他叫大哥,极大地满足了陶轩膨胀的虚荣心。
陶轩心想,几个小菜鸟,带他们一段时间好了。
当时陶轩心里计划的挺好,等时机成熟了,菜鸟队友们不那么菜了,他就带着他们去投奔三区的嘉王朝公会,过一段再告诉他们自己要A了,顺顺利利功成身退。
就在战法大哥和他的菜鸟队友感情日渐升温的时候,陶轩在嘉世战队这边有点事情,两三天没登游戏。
然后再次上线的时候,陶轩傻眼了。
几天没看住,菜鸟队友们的名字后面齐刷刷带上了霸气雄图的标志!

“怎么回事!!”陶轩愤怒地敲着键盘。
“霸气雄图特别好!”菜鸟队友们快乐极了,“福利好待遇好,大哥你也和我们一起来霸气雄图吧,我们接着一起刷本!”
“你们没考虑过嘉王朝吗?”陶轩悲愤不已,有种自己种的苗还没养大就被隔壁老王撅了的心情。
“嘉王朝?没什么兴趣啊。”菜鸟队友们仍然很快乐,“霸气雄图真的特别好,大哥你来了就知道!”
陶轩的心情实在是太复杂了,那叫一个百味杂陈,那叫一个意难平。
霸气雄图到底好在哪里?他倒是要去看看!

好在哪里先不提,陶轩毕竟是从第一区过来的老玩家,和菜鸟队友们一起在霸气雄图打本,打着打着就在这新区混到了一个公会中层干部的位置。
他渐渐觉得这展开好像不大对头,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三区霸气雄图公会里跟着他混的菜鸟玩家,已经由一个队发展到了一个团!
这不行啊,他堂堂一个嘉世战队老板,天天在霸气雄图厮混算是怎么回事?
陶轩很烦躁,一边考虑着怎么找个机会走人,一边继续陪着菜鸟们打本。

最终让陶轩得以抽身的契机,是他和菜鸟队友们的一次争执。
当时职业赛季第一赛季常规赛过半,菜鸟队友们也多少开始了解职业圈的选手了,在公会里聊天的时候,大家都纷纷表示这赛季霸图肯定能夺冠。
陶轩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于是直接大大咧咧地表示他看好嘉世。
公会里的气氛一下冷了起来,菜鸟队友偷偷和陶轩私聊,说大哥你不能直接在公会里这么说啊,这可是霸气雄图的地方!
陶轩回复,我是真的看好嘉世,如果嘉世夺冠了,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嘉王朝混?
几个月过去,他的菜鸟队友已经不是很菜了,最终还是没给陶轩回话。
于是陶轩就这么下线了,再也没上线过。

嘉世夺冠的这一天晚上,陶轩喝着酒喝着酒,忽然想起了他的这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卧底经历。
也许是酒精上头了,他在钱包里翻出来了这张账号卡,跑到二楼包厢偷偷开了台机子。
他的菜鸟队友居然在线,陶轩心情很畅快地私聊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嘉世夺冠了。
没想到对面根本不在意他说的话题,兴高采烈地刷屏回复他说,大哥你真的回来了!他们都说你肯定A了,但是我们几个老是觉得你还会回来的。还有还有,最近新开了个爆战法橙装的本,我们几个有背着公会偷偷给你刷,想等你回来给你个惊喜,可惜一直没爆出来。
陶轩看着屏幕上飞快跳动的消息,对面的开心都快从字里行间里溢出来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
陶轩越想越郁闷,于是久违地和菜鸟队友们一起下本去了。
最气愤的是,当年的菜鸟队友们,现在已经个个技术都比他好了。


故事讲完了,陶轩的烟也吸完了。
“我昨天晚上是借着上厕所去了二楼,然后中间觉得离开的太久了,就拔了卡去楼下又喝了一会儿。”
陶轩把账号卡重新塞回了钱包里:“我还打算上去就没关电脑,叶秋应该就是在我不在的时候进来的。”
“但是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我是真没看见。”他摇了摇头,“我再上到二楼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那时候包厢里电脑被人关了,我重新开机登陆的时候读卡器里是空的。”
“没想到我第二次上去的时候还把自己的账号卡落下了。”
他郁闷地说。
“那陶哥你在二楼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他人经过?”嘉世的一个队员抹了把脸,又问。
“昨天我也有点晕晕乎乎的,没什么印……”
陶轩忽然顿了一下,缓缓转头看向身边的吴雪峰。
吴雪峰一怔:“啊?”
“我中间从二楼下来的时候,看见二楼尽头那个厕所亮着灯,当时还以为是叶秋。”陶轩摸了摸下巴,“现在一想,按照叶秋的说法,那个时候他应该还没起来吧?”
“我回到酒桌上以后,本来想找你喝一杯,他们跟我说你也去厕所了,还问我没跟你碰到吗?”
陶轩在这一刻仿佛被古往今来的诸位侦探一同附体,掷地有声地问:“如果你去的是一楼的厕所,那你应该早就知道我那个时候不在厕所。但是你刚刚完全没提出来,也就是说你不知道。”
“雪峰,你去二楼的厕所做什么?”


03 / 吴雪峰的场合

矛头突然指向了吴雪峰。
这个展开是吴雪峰万万没有料到的,他瞠目结舌地看着陶轩,对方正因为洗清了嫌疑又将了他一军而沾沾自喜着。
“怎么样,我说错了吗?”陶轩非常得意。
众人的目光也一同扫向了吴雪峰,每一双眼睛里都写着“那一晚你干了什么”的质问。
“我……”吴雪峰艰难地张了嘴,又闭上。
“老吴,在二楼厕所的那个人是你吗?”叶修问他。
吴雪峰左右环视了一周,终于还是扛不住群众的压力,点了点头:“是我。”
“上厕所哪用得着跑到二楼啊。”叶修抖了抖烟灰,“你到底跑到二楼去干什么了?”
吴雪峰的脸倏然变红了。
什么情况?!
嘉世众人立刻开启了敏感雷达,为什么吴雪峰一提到去二楼就脸红了,这其中必然有诈!
“老实交待,怎么回事?”众人的啤酒瓶子纷纷又举了起来。
“那什么,我接了个电话……”
吴雪峰看着眼前这拷问的阵势,意识到自己今天不交代清楚是跑不了了,干脆举手投降,主动把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


吴雪峰恋爱了,就在昨天晚上。对象是电竞之家在H市的采访站里的记者姑娘。
在荣耀职业联盟征战的第一个赛季,嘉世战队的驻扎点就在嘉世网吧。初出茅庐人手不足,各个方面都是一派兵荒马乱。
叶修忙着考虑每一场比赛的阵容和战术,苏沐秋忙着给战队的角色搞银装,陶轩忙着跑东跑西拉赞助和战队资金运作,于是吴雪峰就接过了和媒体这边的交流事宜。
每场比赛打完以后,电竞之家的记者都会联系吴雪峰,提出一堆关于本场比赛的问题来写新闻稿。
来找吴雪峰的记者人选经常更换,其中有一个新人姑娘,好像对荣耀接触的不是很多,每次都问一些漏洞百出的低级问题,很不着调。
吴雪峰性格好,每次都耐心给她解释她的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来二去姑娘不好意思了,说我是刚刚转到荣耀这边工作的,游戏也开始玩了,但是荣耀操作真的太复杂了,她补了很多比赛视频,还是常常看不明白里面的关键点在哪。
姑娘评价叶修和韩文清的交手道:“我刚刚以为大漠孤烟这一拳已经打实了,一叶之秋突然不知怎么就闪出去了,然后大漠孤烟的血就嗖嗖地掉了。”
“职业选手太可怕了。”她心有余悸地说。
“这两个人是很可怕。”吴雪峰点头表示同意。
“我觉得你也很厉害啊。”姑娘说,“网上评论一直说嘉世叶秋和苏沐秋的搭档怎么怎么无敌,但是我看比赛的时候,经常觉得好像气冲云水放了个技能之后,场上的走势就变了。”
“虽然看不明白里面的技术内涵,但是你有在为他们助攻吧?”
吴雪峰一时说不出话来,半晌他说:“我都搞不清你到底是不是个荣耀初心者了。”
“我说对了?”姑娘开心地说。
吴雪峰从来不介意自己在场上的贡献会不会被外界认可,但是当连不怎么懂荣耀的人都对他说你很厉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开心的。
“你眼力长进了。”吴雪峰说。
“我还是那个我,哪里长进了。”姑娘摇摇头,又有点沮丧,“我能看出来,是因为认识你以后,看嘉世的比赛我一直在看你而已。”

在这一刻,吴雪峰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动了。

嘉世夺冠的这天晚上,吴雪峰在半夜的酒桌上接到了姑娘的来电。
他一边说着我去个厕所,一边拿着手机上了二楼。
“恭喜你!!”姑娘在电话那头开心地喊着,“我就知道冠军一定是属于你们的!”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吴雪峰拿着手机走进了二楼的厕所,顺手打开了灯,“电竞之家是什么无良企业,这么晚还要让员工加班?”
“我不是来采访的!”姑娘说,“这是来自私人的祝贺!”
“那怎么这么晚才打过来?”
“刚夺冠那会儿你们应该忙的要死吧,哪里顾得上接我的电话。我特意挑了这个你应该还没睡,但是又有空的时间点打过来,简直机智!”姑娘很开心地说,“你看你这不是一下就接起来了。”
“错了。”吴雪峰说,“我一下就接起来,是因为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吴雪峰说。
“其实我已经不太关心叶秋的账号卡怎么样了。”嘉世的某队员面无表情地说,“我现在只想把吴雪峰拉出去枪毙。”
“那个记者姑娘我见过……”他旁边的队员有气无力地说,“之前来过我们网吧的,圆脸,大眼睛,很可爱。”
网吧内的气氛一阵萧条,队内出现了脱团的叛徒,比队内出现了霸图的叛徒还要令人心碎。
“呃,为了将功赎罪,我有重要情报要上供。”吴雪峰举起手来,“我上来的时候没走包厢那边,但是打完电话下去的时候路过了。那会儿灯是关着的,也就是说叶秋已经来过又走了吧?”
他看向另一头的叶修。
叶修和他对上目光,想了想点点头。
“如果你的账号卡是那会儿忘在包厢里的,陶哥又说他没看到账号卡。那在陶哥上去之前,应该还有人到过二楼的那个包厢才对。”
吴雪峰说:“我大概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他起身走到众人身后,把全程毫无声息地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一个男人推醒了。
“榕飞,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到二楼去了?”


04 / 关榕飞的场合

关榕飞睡的一脸神智不清,抬头看着身边围的这一大圈人。
足足愣了一分钟的神后,他点点头说:“是啊。”
“还真是啊。”吴雪峰感慨道。
“原来你不确定啊?”叶修诧异。
“昨晚上我没怎么喝多,快到后半夜的时候醉倒了好几个,我把他们都扶到一楼休息区那边了。”吴雪峰伸手给关榕飞递了一瓶水,“榕飞是我第一个扶过去的,后来突然不见了。”
关榕飞接过来扭开喝了一口:“谢谢。”
“所以呢,你上去干什么去了?”
关榕飞一脸淡定地说:“半夜手机弹窗提示我女神发了微博,我上电脑用我自己做的小程序给她刷转发去了。”
室内忽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中。

“……原来你追星?”
叶修勇敢地挺身而出,成为那个打破寂静的勇士。
“我没说过吗?”关榕飞疑惑。
“从来没有啊?!”嘉世众人觉得他们这一早上实在是承载了太过巨大的信息量。
“她真的特别好。”
关榕飞掏出手机按亮了锁屏,上面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孩,扎着可爱的双马尾。
“哦哦我知道了!”有人说,“最近新出的一个什么偶像组合的成员吧,这身衣服我见过。就萧山体育馆前面那个公交站,站牌上挂过她们的CD广告。”
“对对对!”关榕飞忽然激动了起来,“那张CD我有一箱,给你拿两张你听听看?”
“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啊!”
“CD里面有抽选码,抽选码中了的话可以去参加她们的握手会,所以要搬箱。”关榕飞认真地说。
“活生生的偶像宅!”嘉世众人震惊了。
“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啊。”吴雪峰摇了摇头,“你是怎么喜欢上她的?”
“她打荣耀的。”关榕飞说。

关榕飞一开始是从嘉世网吧的常客那里听说的这个偶像组合。她们最近相当火,大街小巷放的都是她们又唱又跳的新歌MV。
“她好像打荣耀。”那几个常客在休息区聊天,“我在微博上看到过她给嘉世的比赛视频点赞。”
“她是嘉世粉?”旁边人惊讶道,“有眼光!”
嘉世网吧是嘉世战队的后台这件事,网吧里的熟客都是知道的,甚至有不少人就是嘉王朝公会的成员。这些人是亲眼看着他们一步步把战队拉扯起来的,可以说是嘉世战队最死忠的一批粉丝了。
“会不会是人设啊?”又有人怀疑道,“现在不是很多偶像都会给自己贴标签嘛,什么宅女啊球迷啊之类的。”
最开始开启这个话题的人说:“她好像没在公共场合提过荣耀相关的话题啊,除了点赞也没别的什么了。”
“也有可能是手滑吧,反正和咱们也没关系。”
“CD到了吧?走走再去下个本。”
熟客们结伴回去打游戏了,关榕飞把手机掏出来,搜索了一下年轻爱豆的微博,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点了个关注。

关榕飞是在荣耀三周年活动的时候,真正确定了他女神是个荣耀玩家的。
原因很简单,她手滑了。
在游戏里做完周年庆任务后,可以点击分享到社交平台上,女神大概是玩的时候一不留神点到了,又或者是上错了微博号,就那样把活动链接给分享出去了。
关榕飞那个时候还不是她的粉,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完全是看热闹的心态,心想她到底会不会删掉呢?
答案是,没有删。
那天晚上她微博下的评论和转发简直群魔乱舞,荣耀粉和女团粉混合联谊,她的名字和荣耀一起作为关键词上了热搜。
然后女团黑很快也跟上了,呐喊着XXX肯定是看见荣耀这个游戏现在特别火,想要跟着蹭热度吸人气!
怎么打个游戏还能搞出来这么多阴谋论的?普通荣耀宅男兼银装研发者关榕飞哪见过这种阵仗,看的是目瞪口呆,不由地感叹一句做人真难,做明星真难。
隔天关榕飞再打开微博的时候,看到女神转发了自己手滑的那条荣耀分享链接,非常淡定地发了一句:“荣耀是真的很好玩,安利大家一下,有缘游戏里见。”

关榕飞忽然觉得这人还挺有意思的,然后就这么慢慢粉上了。

“你们知道她昨天半夜发的什么吗?”
关榕飞晃了晃手机,俨然已经是死忠唯粉的模样,“从她手滑转发周年庆开始,足足八个月,这是她第二条和荣耀有关的微博。”
“她发的是,恭喜嘉世夺冠。”
“我去,你女神真的是嘉世粉啊!”在座的都是嘉世战队的队员和关系者,此时心里各自升腾起了春风得意的意味。
“不知道她有没有喜欢的选手,说不定她喜欢我呢,我觉得我这赛季打的还可以。”
“你还记得半决赛对霸图的时候你是怎么被韩文清锤出局的吗,可闭嘴吧!”旁边有人抢了话头,“决赛杀皇风牧师的时候我送了一波强势助攻,赛后分析点评都有我的名字,我觉得我有戏,榕飞你怎么看!”
“都滚。”关榕飞面无表情地说。

“言归正传,你昨天为什么跑到二楼去开电脑了?”吴雪峰拍了拍手,把偏离了好远的话题节奏重新带了回来。
“我开电脑要去前台啊。”关榕飞说,“我看前台显示二楼那台电脑晚上有人开过,就上去了。”
来了来了!
众人激动起来:“是不是你把账号卡拿走了!”
“什么账号卡?”他莫名其妙地问。
“你在开电脑的时候没注意到读卡器里还留着账号卡?”
关榕飞歪了下头:“我当时只顾着赶紧给女神刷转发了,哪有空看读卡器啊!”
得,线索又断了。
“啊,虽然我不知道,但是应该有人知道吧。”
就在大家都无精打采陷入僵局的时候,关榕飞忽然开口说:“我从包厢出来的时候和苏沐秋碰到了,但是那会儿太困了,我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苏沐秋?!
等一下,苏沐秋人呢?


05 / 苏沐秋的场合

“一大清早的都围在这里干嘛?”
就在这个时候,苏沐秋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一脸茫然地从网吧二楼走下来,顶着一头蓬松的乱毛,完全是刚睡醒的样子。
“一叶之秋的账号卡?”
苏沐秋从裤兜里掏了一把,掏出了那张让十几个男人神魂颠倒了一早上的罪恶卡片。
“在我这里啊。”他说,“我看到了就给装兜里了。”

嘉世全体队员站在嘉世网吧的大厅里,在这一刻深深陷入了对于人生和社会的思考,他们折腾了这一大圈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一个男人没有放弃。
大侦探陶轩站了出来,作为第一个被怀疑的人,以及第一个被残忍曝光了自己的秘密的人,他认为自己有义务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理清楚。
陶轩说:“你昨晚上去二楼干什么了?”
“……”苏沐秋冷静地回答,“问这个做什么?”
“坦白从宽老实交代,在这个早晨我们嘉世战队是没有秘密的!”陶轩非常严肃。
“他来找我了。”
人群后面叶修走了出来,非常坦然地说:“那会儿已经挺晚了,我就让他在休息间和我一起睡下了。”
“等一下。”
经过一早上的锤炼,陶轩心思缜密地捕捉到了叶修话里的漏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二楼那个休息间里好像只有一张单人床啊。”
“你们俩是怎么睡了一晚上的?”

众人审视的目光在叶修和苏沐秋之间来回游走,嘉世队员们已经完全失去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
谁能想到!在夺冠的这一夜!在嘉世网吧神秘莫测的二楼!居然发生了这么多故事!
而现在!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之间好像也有秘密!


苏沐秋确实也有秘密。
他在决赛前一天的晚上向叶修告白了。
“选择这个时间点,你是皇风那边派来动摇军心的奸细吧?”
叶修木在电脑前,抖烟灰的手没稳住,纷纷扬扬洒了一桌面。
“没有。”苏沐秋很实诚,“其实明天决赛我有点紧张,然后我突然想到可以跟你告个白,用紧张来覆盖紧张!”
“所以你先不要回复我,让我紧张到明天打完比赛!”苏沐秋丢下这句话以后起来就跑,仿佛被追杀一样逃出了叶修的房间。
“你可真是个天才。”
叶修面无表情地评价。

结果第二天比赛打完,从嘉世队员站上领奖台举起奖杯,到酒过三巡回到嘉世网吧,他们都没能找到单独说话的机会。
直到后半夜,要和苏沐秋死磕到底的队员们先后阵亡,他才放下全程大量兑水的酒杯,维持着仅有的理智偷偷摸向了二楼。
走到二楼包厢门口的时候,恰好和关榕飞撞在了一起。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转身进入了包厢,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里敲下了“告白被拒绝怎么办”的字样。
网络的智慧告诉他,被拒绝的话就二二三四再来一次,成了皆大欢喜,不成一拍两散。
可以说是非常废话了。
选择求助网络的自己也可以说是非常弱智了,一定是酒精里含有减智成分的错。
苏沐秋抵着额头关机,然后低头看到读卡器里塞着一张账号卡。

叶修在一股熏天的酒气中睁开了眼睛,看到床头蹲着一个人傻乎乎地看着他。
“你可能是想吓死我吧?”他眯着眼睛说。
苏沐秋趴在床头,拖着下巴看着他。
“我来回收我告白的答复了。”
叶修从床上坐起来,自上而下看着苏沐秋。他进来的时候没关门,往休息间里漏进来了一道微光。
现在他就盘腿坐在这道光上,弯着眉眼冲着叶修笑。
明明是告白那一方,但是这家伙看起来根本没有丝毫不安,仿佛他才是稳操胜券的那个人。
“你知道自己身上真的很难闻吗?”叶修说。
“啊?”
苏沐秋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说实话我鼻子已经失灵了,什么也闻不到。楼底下才真叫一个人间地狱,望你明早下楼的时候珍重,那会让你感到……”
他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微微弓下身子的叶修吻住了。

“我现在就已经感受到了。”叶修说。



End